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福建思羽的网易博客

时光未老,我们不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爱情是一座荒凉的山庄(刊于武夷文学)  

2010-03-07 19:25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爱情是一座荒凉的山庄(刊于武夷文学) - 思羽     - 思羽的网易博客

 爱情是一座荒凉的山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思羽

为了爱情和仇恨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,一定是个寂寞至极的人,仇恨和爱情都能让人摆脱寂寞。

男人通常把称为爱情的东西和他的生活主体分得很开。主体生活永远是家庭、孩子,尽管他说的这些不能带给他快乐。由此可见,欢乐真的不算什么,欢乐什么也不是。

不是爱情把人打败了,而是时间把人打败了。人从来就不会利用时间。我们找到的所谓感情,其实是时间吐出的残渣。

肌肉可以按摩,感情应该也可以按摩,把疼痛的地方忘记。

放弃一些想法、念头,比放弃沉重的包袱困难得多。所有重量中,念头是最重要的。它直接压迫头颅,令人呼吸困难。

每一次写下“感情”这两字,都是认认真真地凭吊一回感情。

女人眼里“不忠的丈夫”和他人眼里地道的好人,同是一个人。

男人比女人更懂得快乐的短暂和易逝,他们知道爱的捷径,熟悉爱的钥匙,而女人则把钥匙当成房间本身。女人经常把情人称作情人、爱人,而男人对女人的称呼则变化多样,并且因人而异。云南人管情人叫“脚”,为什么叫脚呢?脚在人心目中当然没有头重要,有头无脚尚可生存,倒换一下就不行了。广东人叫“菜”,饭是不可少的,菜则可以换来换去。这种含混的称呼其实说明着明确的道理。

现实中支离破碎的爱情,放在心中珍藏起来有一天就会馥郁芳香。

我变得越来越实际了,觉得痛痛快快洗一次澡比淅淅沥沥怀一次旧有意思。

尽管激情容易和盲目在一起,我还是仰慕激情;尽管淡漠喜欢和轻松在一起,我还是拒绝淡漠。

当你接受一次爱情时,你必须准备接受其后果。等待让我老了。等待磨蚀了我所有的笑容。

每伤心一次,爱情就会出现“单元”的感觉,又一页翻过去了,连同整齐的信心和对未来的强健预测。

爱情过后,表面看不出什么,但心就长一层茧子。抵御风雨的同时也抵御真情。

被爱抛弃的人,就像被人丢弃的破房子。

创伤的修复比废墟的修复艰难,没有哪种新型“建筑材料”可以顺利运抵大脑和心灵。

被装扮过了的爱情还不如没有,它像假酒假药一样对人侵害。

爱情经历可以是多卷册的大书,但其中真正的爱情可能是薄薄的几页。它躲在大量文字的后面,是一种苦味,是轻轻一声叹息,一般人很难读出来。

爱情是一座荒凉的山庄(刊于武夷文学) - 思羽     - 思羽的网易博客
 

 

 从记事起,对人生的痛苦就不怀疑了,直到今天,对人生的幸福依然怀疑着。

二十岁的时候,把什么都看作爱;四十岁的时候,把什么都看成沙丘,这是因为中间穿越了太多的隧道。

恋爱中的人,更多的是对欲望的感受,一旦觉醒于精神缅怀时,可能就退出爱情了。

人往往把丢掉的东西称作珍贵,其实珍贵永远是针对需要而言。不需要的珍贵莫辩真伪的模糊,也最值得怀疑。

男人能提供给女人的幸福其实很有限,幸福大半是被男人带走了。女人多半是知道男人幸福了她才幸福的。

爱情,是由光和影构成的,能够左右爱情的不是我们自己,而是太阳的位置。

爱情离去的忧郁,是和真实人生最为接近的一种状态。和热烈的爱情比起来,它对人性格和命运的影响要深刻得多。

亲近的程序和仇恨的程序是成正比的。今日所有温存深入的爱都不能为明日刻骨铭心的恨提供帮助。不爱到一定的程序怎么可能恨到一定程度?

时间能帮助人们忘却所有的幸福,但却不能让人忘记痛苦,这就是时间叵测的一面。

爱情是一把锋利的刀,它把人最宝贵的两样东西划破了——心和睡眠。

推动激情的爱已经不能滋养灵魂,只能成为灵魂的负担。激情使一切旋转,冷静使旋转的一切下沉。

除了爱情领域,人们喜新厌旧的行为总能爱到嘉奖。既然人们的天性应该受到尊重,为什么偏要在天性中划出一块禁区呢?

选择追求的时候,必须明白选择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结果,追求的结果很可能是一个无,一个零,一座废墟。如果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,你最好原地不动。

完整的、毫无破损的爱,只能是对爱的幻想。明白这点,是件残酷的事情。

面对一个有看平常心的平和之人和一个激情洋溢的“男子汉”,会选择哪一个?一个女人在经历了一些磨难之后,往往有这两个方面的经验,答案在于年龄。

以为爱会永远的人,无疑于指望太阳永远不落。

一对恋人浪漫地走在你的前面,如果你很想超过他们或干脆扭头别看,那你肯定失去过美好的爱情。

女人总是觉得爱情到来之前和消失以后的日子是平淡的、勉强的、甚至是黑暗的,她们愿意呆在回忆中,是为了抓住逝去的光明,把日子照亮。

和宇宙相比,生命是一瞬;与生命相比,爱情又是一瞬。那么,我们何必去悲伤呢。

 

源自善良之心的痛苦是健康的,是有望转化为幸福的痛苦。病态的愁肠百结来自病体的人或病态的情

感,一种只能越变越坏的感情。

我的一位女友说,她恨她的男友,但恨他恨到这种程度,是她相爱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。她恨到为自己的恨而伤心,恨到希望对方变成一只蝙蝠,让他永远在黑暗中徘徊。

在“爱情”之上,肯定还有一个更高致的词,由于人们一直达不到,高不可攀,后来就失传了。

由欢乐为开始,由苦痛而终结,这是人人知道的结果,又是人人必须经历的过程。

爱情太少了,而地球上人太多了,爱情忙不过来。地球上有人喝酒有人吃药,有人哭泣有人唱歌,这很正常。

所有分手的恋人都是应该分手。分手,不过是谁先提出来的问题,而怨对方不忠。“不忠”仅仅是一种说法,事实是,他们根本不合适。

人颓废、消闲下来的时候,是等待魔鬼撵上自己,不快的过去正是人生最可怕的魔鬼,只有前行,只有奔跑,只有找到新的寄托。

幸福的时候我们往往看不见自己,痛苦中才能清晰地自身的状态。痛苦可以让我们叹息甚至喊叫,幸福却让我们无言,痛苦可以使人以最机敏的速度认出幸福。所有痛苦却是为了让幸福得以保持欢乐的含金量。

女人的感情经常以犹豫不决开始,以深深陷入为结局;男人会把这个规律倒过来。这一半是女人的天性决定的,一半取决于女人的经验。

真正的爱情在失恋后才开始,爱离太近了是看不到爱的。

男人永远缘山而行,女人永远顺水而走,相遇的时候,男人并不停下脚步,更不改变前行的路线,山的走向是不容置疑的走向。女人则不同,水的随意性总要大些。

女人往往把爱情经历中的失望转化为新的希望,投放在后来者身上。这希望的重荷是巨大的,没有多少男人能够背负。

女人最后总是面对自己。

真不明白,昨天还海誓山盟地爱着呢,今天便心凉透骨,这中间一点过渡都没有,好像爱和不爱就住对门,是近邻。

女人要警惕男人说这样两句话:

1、      我爱你,永远记住,我比任何一个男人更爱你。

2、      你知道吗?这一生你遇不到第二个为你流泪的人。

把爱挂在嘴上是危险的,把爱说到极端更加危险。如果说这世上有一句话离你最远,它可能就是“我爱你”。是否可以这么说——男人大都不爱女人而仅仅需要女人;而真正爱女人的男人,又不可能仅仅只爱一个女人。

一个中年人还能迷恋这星那星,这说明他生活中缺少某种幸福。

有时,眼泪不表示喜,也不表示悲,流出来,只表明自己对自己又有所了解和充满爱怜。

不要指望眼泪打动任何人,它只能抚平你自己的心。

连一点幸福都炫耀不出来才是真正的幸福;连一丝悲伤也感觉不到的人才真正进入悲伤。

他把一块石头放在你的心上,然后远走他乡,你认为自己再也轻松不起来了。几年后,你轻轻一吹,那石头原来是一张纸。丢失了的东西,不要力图再拣回来,哪怕有一点这种想法都是不明智的,好比一堵墙要倒下去,你凭感情能扶住它吗?

理智上想通了的事,感情早晚得承认。

理智常常出现得很迟,而人的一生,还没有来得及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老了。几乎人人都是先明白别人,最后明白自己。

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厌烦到什么程序,就可以想见对另一个人爱恋到什么程度。

任何人都没有责任补偿你过去生活中的亏欠。如果你偏要在今天找到承担者的话,你一定会比过去更亏欠。

割舍是每个人必须的,每次失去都不是失去事情本身,而是伴随着一次既定生活模式的丢失。

不要强行自己忘却。对于忘却不了的事情,忘却等于提醒;你不妨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干脆使劲想,想疲劳了想透彻了也就开始淡忘了。

广阔的地平线和朦胧的爱情,是我们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的,一旦你以为看清楚了,那一定是看错了。

一瓶美酒一旦打开,味道总不如等待时那么醇。

如果人间真有永久的美满,天上就不会有月亮了。

最热烈的爱情如果写在纸上,一定是最悲凉的诗句。

比如:“天空因有了他而星消月隐,因失去他夜晚更加辽阔。”

悲凉彻骨的如:“相爱是那么短暂,负心却如此长久。”

真正重感情的人,谁能那么拿得起放得下呢?所以就反反复复,藕断丝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