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福建思羽的网易博客

时光未老,我们不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夏日情绪(外一篇)   

2010-03-06 07:26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      夏日情绪(外一篇)   - fzwjs - 王胜利的博客  夏日情绪(外一篇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思 羽

 

    林子的热情几乎是和炎炎的夏天一起来到他的身边。在那个梅雨季节远逝的日子里,他并没有在意三月的桃花灿烂的开过很久了,只是终日沉酣在那间蓝色小屋里,构想规模庞大的民族精神体系,苦思冥想且深切体验人类的永恒情感。为此,当林子以风的柔姿云的妩媚出现在他身前时,他凄迷的眼中就仿佛淌过了夏天里一条叮咚的溪流。

    田野般的抒情开始在那间回避季节的小屋里婆娑起舞,优雅的舞姿掠过绿意尽染的山冈,走过粗犷而忧郁的草原,飘过红叶满坡的森林,再次回到那间蓝蓝的小屋,回到他和林子的脸上和心里。林子呻吟般地说昨晚梦见芭蕉林水下尽是些活蹦乱跳的小动物,它们互相吱吱喳喳地碰撞和胡闹。这样一个梦境持续了好长时间,最后看见一只粉红色的蝴蝶翩然飞去,梦也就带在蝴蝶的翅膀上飞走了。面对林子那一副凄艳的神色,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使他痛怜地亲吻了林子的前额,尔后就想像要带林子去山间的百花丛中,安乐地休息一天。他觉得自己和林子是命运中注定有着千古前缘的一双男女,两人生命中最本质的东西是屋于静谧的。他就不愿再揉碎这份人间难寻的情感,要好好地珍惜和爱护,培植和浇灌,直至开化结果挂满秋叶。

   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身边伴着林子的身影和梦境,就不再有世俗的杂念来侵扰,他愿意看到林子那沉郁的脸色,也愿意同林子相伴人间万家灯火。林子后来告诉他,林子还有好多梦没来得及做,害怕落进一种过于真实的生活里。他很忧郁地看着林子,说林子呵,梦总是要做的,无论现在和将来,我们生活的空间都需要一种抒情气氛和艺术气味的空灵境界,才能唤起我们平静柔和的心态,才能不让人感到厌倦和烦躁。我们略有区别是你的心灵有如天空和远海般的变幻飘渺,我的感情一如大地和高山般的沉实厚重,这使两个生命恰好吻合呵。林子后来就觉得,以后的生命历程中不可能再遇上这样的伴侣了,为什么就不能一同去温暖一个梦境呢?

 

        夏日情绪(外一篇)   - fzwjs - 王胜利的博客      夏日情绪(外一篇)   - fzwjs - 王胜利的博客  钟 声 送 走 流 光

 

    终于有一天,林子敲开他的门,眼光凄迷地说,今天,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们去一次城郊的观音岩吧。

    阳光初露,户外明丽。说是城郊,公共汽车开了三小时,林子才带他下车。他眼前出现一片空旷的乡野,原野尽处,有一条大江,江水在阳光下流动、奔涌。彼岸是大山,青翠莹莹,绝少人烟。林子手指一个山腰说,那里就是观音岩,有一座古庵,庵里住着五位尼姑。他望去,古庵屋檐高翘,镶贴在大山腰中,其境深远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 林子谙熟门路,带他径直步入古庵,并见此庵与其他寺庙无多异样,只是后山绝壁,播下众鸟空鸣,给香烟缭绕的寂凉古庵,平添一番生灵气息。庵堂的千年观音,柔态仁爱,金辉熠熠,似在给苦难人世遍洒甘露,和身前的一盏油灯,却不和谐。他看着一豆清灯,恍惚看见生命里的冥冥之火,扑扑闪闪,令人心下空灵,且落魄。

     五位尼姑正做佛事,有老尼起身迎人。林子和老尼对视许久,就拿出一叠钱票递过去。老尼神情淡远,接了说,两们施主佛心一片,善哉,善哉。他甚觉莫名,见林子脸容坦然之外的困窘,也跟着进了庵堂里屋。待老尼端来清茶两杯,他说,在这里修心养性,能悟得很多道理吧?老尼脸上掠过几许轻笑,好像面对了一个尘世孩子,并神态冥冥地念念有词:闻钟声,烦恼轻;智慧长,菩提生;离地狱,出火坑;愿成佛,渡众生。晨钟暮鼓,惊醒世间几多名利客;经声佛号,唤回苦海几多梦游人。老尼说完,便睁眼看他,似要看他有否佛性。又说,施主像是读书人,该知道白居易的《逍遥咏》吧。便念:亦莫念此身,亦莫厌此身,此身何卟恋?万劫烦恼恨。此身何足厌?一聚虚空尘。无恋亦无厌,始是逍遥人。老尼念完再说,施主年轻,留恋人世欢乐难免,但有悟性,也不会在意人生许多。。。。。

    林子的眼光很用情,沾在老尼身上,定定的。老尼说声施主随意,转身走了。林子仍在默然。他也沉默,觉得今天的林子和环境都陌生。良久,便说到庵门外看看吧。

    林子的眼光一直很凄清,站庵门外,直视空阔天际。那天空湛蓝,流云片片,有大雁长鸣飞过,变着阵形,似乎南归心切,给人无限思绪。老尼也到庵门外,笑笑说,滔滔江水,波澜壮阔,哪里是水?何处是波?他沿儿是自己凡夫俗子一个,无法用什么悟性的话来和老尼交谈。林子看着老尼说,但愿你能穷尽佛道,我们得走了。老尼略惊,轻摆一下衣袖说,已备清茶淡饭,就走吗?林子说走,很决然。老尼就说,施主来日方长,好自为之,不送不送。

    山道弯弯,峰回路转,离古庵,他和林子步入下山道。道为青石砌成,两旁朴木茂密。这时身后传来钟声,随即唱经声、木鱼声、佛号声交错一片,撩人心魂。他脑际掠过佛堂上那一豆青灯,对林子说,你认识那位老尼姑?见林子只是行路,又说,有意思,我也听说肉体是必死的,而人性、人格和创造性的工作是不朽的。人生短暂,艺术长存。个人易死,发族难亡。宇宙的人更是万寿无疆。以为如何?

    林子一直无语,背影迷离地在山道上晃动。

    下了山,他和林子来到大江边,等待彼岸摆渡的木船。江风拂来江声,林子倏然变了神态,对他说,你不会觉得今天很奇怪吧?他说,我眼下还在云里雾里。林子挨近他,谈笑着说,你不是总觉得我没有母亲吗?他盯着林子。但林子轻描淡写地说,我十五岁时候,父母离婚,我妈就出家做了尼姑。没想到吧?

    彼岸的木船摇过来了。古庵飘来钟声,和奔涌不息江水声融成一片,送人远行。他在努力想像刚才那位老尼的模样,甚觉茫然。林子却不再回头,对他说,我们又得走向滚滚红尘了。

 福州凤凰池87号省文联509室

电话 0591-22675225  87525292办

邮箱 yxwsl 509@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